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 页 | 祁连概况 | 党政领导 | 党的建设 | 经济社会 | 招商引资 | 外媒看祁连 | 祁连视频 | 通知公告 | 民生关注 | 友情链接
现在的位置: 祁连新闻网祁连要闻
【新华社青海分社“祁连山下好牧场”融合报道十】山·水·人——生态文明的祁连求索
来源: 新华网青海分社
发布时间: 2017-07-13 09:07:47
编辑: 马玉英

  解码一个地方,不妨从它的别号入手。

  比如,祁连。

  位于青海省东北部的祁连县,习惯借用这样一些称呼来推介自己:

  青藏高原精华版、中国乌拉尔、青海北大门、东方小瑞士……

  这些称谓,从不同维度,揭示了影响祁连发展的要素。

  优美环境、丰富资源、生态屏障,如何处理好它们与发展之间的关系?求索途中,祁连曾走过弯路,现在行进在正确的方向上。

  祁连的实践,不乏样本价值。

  补欠账,保青山绿草常在

  出祁连县城西行约70公里,车子拐下公路,沿颠簸的砂石道盘山而上,接近山顶,映入眼帘的一幢白色两层简易建筑,山坡上黑洞洞的坑口,坡上堆积的弃渣,告诉我们二珠龙铜矿到了。

  这座铜矿海拔3600多米,早年采矿和修建矿山道路时对山体进行大规模开挖、切削形成的边坡,开采产生的弃渣随意杂乱堆放,加上修建生活区、变电所等,破坏了原生地形地貌,压占了土地资源,也埋下水土流失等生态隐患。

  按照祁连县环保部门要求,二珠龙铜矿上属企业从2015年开始实施生态环境恢复治理工程,项目600多万元资金全部由企业自筹。

  如今在矿区内看到的阶梯状缓坡,坡脚长达数百米、由装填石块的铅丝格网构成的拦渣墙,都是生态恢复治理的成果,同行的祁连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工作人员余亚平介绍说。

  二珠龙铜矿,是祁连县着力解决生态遗留问题的一个缩影。

  祁连全县只有5万多人口,却是个资源富县,已查明金属、非金属矿43种500余处,天然草原面积占全县土地总面积70%以上,森林覆盖率超过14%。

  优越的资源禀赋,使得畜牧业、矿业等成为该县传统支柱产业,上世纪80年代,祁连一度实现县财政自给自足。但简单“靠山吃山”,对矿产资源的不合理开采、超载过牧、大量采伐林木,带来生态破坏、草地退化等后果。

  近年来,祁连县严格按照中央和青海省有关生态整治新要求,在抓好落实同时,自加压力、积极作为,努力偿还“生态欠账”。

  “针对矿山企业、草场和森林,我们分别采取整、禁、载措施后,我们山的自然景观,应该说得到了较好恢复。”祁连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局长马明继说。

  祁连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办公楼内,设有一间专门办公室,一排书柜占满几乎一整面墙,里面整整齐齐立着100多个蓝色文件夹。

  “这些是县上的矿山企业生态恢复治理资料,从2014年底开展恢复治理以来,我们按照一个企业一个档案,建档立卡。”祁连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副局长汪占龙介绍说,每个企业的档案中包括生态恢复治理方案、治理完成前后的对比照片,以及验收报告。为防止企业避重就轻,每个企业的生态恢复治理方案,均由有资质的第三方单位编制。

  其中,包括二珠龙铜矿在内的34家省级督办企业2015年全部完成整治,并开展后续巩固治理。“此外,我们还按照省上督办要求,同要求,同部署,自我加压,对其他75家采矿探矿企业进行县级治理,”汪占龙说。

  2011年以来,祁连县对511.36万亩草场先后开展两轮禁牧工作,主要涉及草原退化严重的夏季牧场,禁牧面积占全县可利用草原总面积约三分之一。通过禁牧封育以及减畜等措施,草原得以休养生息,草地生态恶化趋势初步得到遏制。据县农牧局提供的数据,第一轮禁牧实施5年后,全县平均产鲜草量每亩提高80多千克,植被平均盖度提高5%,牧草平均高度增加1.6厘米。

  祁连县还从放牧方式等入手,创新草原保护与草业发展模式。例如,根据当地气候特点和牧草生长规律,祁连积极组织探索推行“春季休牧、夏季游牧、秋季轮牧、冬季自由放牧”的天然草地放牧新制度。

  “采取新放牧制度以后,去年休牧的草山产草量比上年提高了30%。”祁连县农牧局草地生态畜牧业试验区办公室主任马金云说。

  祁连的山正在变得更绿。祁连环保部门有关负责人说,自1998年国家开始对天然林全面禁伐以来,祁连县近20年管护养护形成的木材蓄积量,与此前几十年前采伐、取薪消耗的40万方木材总量基本持平。从2012年以来,祁连县还连续实施高标准万亩造林项目,迄今累计新造林4.92万亩。

  祁连县城附近的牛心山北坡,放眼望去,如今见到的是大片不到半人高的青海云杉树苗。这里据说很早曾是天然林,后开荒变成坡耕地。退耕还林新种的树苗虽然还小,但在植被恢复方面已效果初显。

  “再过个5到10年,小树苗长大,万亩造林的具体效果充分显现,森林包围城镇的格局可能会真正形成。”祁连县林场副场长张文成说。

  做细功,促水清河畅岸绿

  蓝天下,一只镶着铜边的巨碗倾斜着,几颗球形银色“水珠”,悬浮在从碗口喷涌而出的“水流”上,在阳光照射下透亮晶莹。

  坐落在祁连县城的“黑河源”雕塑,寓意着祁连与水的渊源。

  祁连县是黑河、托勒河、大通河发源地,常称“三河源”。

  其中,作为中国第二大内陆河,黑河流经青海、甘肃、内蒙古,千百年来濡养着祁连山麓万物,有河西走廊“母亲河”之誉。

  三河源区流域面积占到祁连县境面积92.41%。流域内的冰川、河流和地面径流等,是河西走廊的“天然水库”。

  作为水源涵养战略区和重要的生态屏障区,祁连在维护国家生态安全大局中,具有独特而不可替代的作用,做好护水、治水、兴水的文章,责无旁贷。

  谈及维护好三河源区水源涵养功能的重要性,祁连县农牧水利和科技局副局长任建华多次提到《沙起额济纳》——中央电视台2000年播放的著名专题片。

  黑河流经河西走廊,最终注入内蒙古额济纳旗的居延海。

  20世纪下半叶,受全球气候变化、人类开发活动不断扩大等影响,黑河流域生态环境日趋恶化。上世纪末,黑河下游地区成为沙尘暴策源地之一,黑河全流域治理问题上升到国家层面。

  “我们源头的产流量能达到黑河整个流域产流量的76%,做好‘三河源区’水源涵养等工作,对于筑牢生态屏障有着突出的重要性。”任建华说。

  本世纪以来,在黑河源头流域生态环境建设保护等国家级、省级项目拉动下,通过实施自然保护区建设、天然林保护、退耕还林、退牧还草等工程,关停非法砂石料厂,严守用水总量控制、水功能区限制纳污等“红线”,三河源区生态环境的综合治理目前呈现出良性循环发展的态势。

  任建华举例说,观测数据显示,由于水源涵养能力提高,三河源区近几年每年降水量比一般年份平均高出20%到25%。

  然而,三河源地区的生态条件依然脆弱。受全球气候变暖趋势、经济发展需要等影响,冰川雪山消融、水土流失、草场退化等,仍是三河源地区生态保护面临的严峻挑战。

  任建华说,下一步,三河源区生态保护的重点,是要继续采取扎实措施,遏制局部地区生态恶化趋势,最终实现“水清、河畅、岸绿”的目标。

  实现这一目标,需要拿出“绣花”般的工夫。

  近年来,祁连管水、治水,在细节处做了不少工作。

  在黑河一级支流八宝河流经祁连县城的入口处,河堤上安装的金属生态网箱,如果不是县水利局技术员才让罗布加介绍,几乎不会被留意。

  八宝河从祁连县城穿城而过,河水浑浊。当地人称,一年四季,八宝河只有在干旱季节、泥沙冲刷得差不多了,“水才清着”。

  才让罗布加说,在八宝河经过县城的10公里流程内,河堤上都已安装金属生态网箱进行加固,同时在堤坝上敷土种草,以防水土流失,减少河流中的泥沙含量。

  在祁连县城以西黄藏寺村天桥山,山沟中立着几座白色的翼状小型建筑物。这些石谷坊除用于水土保持外,还能起到拦洪作用,可直接把泥沙拦截在山沟中,并通过减缓支流流速,进一步降低进入主河道的泥沙量,有助于保持河道畅通。

  才让罗布加说,八宝河上游的小支流,今后都将安装石谷坊,作为防止水土流失的主要措施。

  三河源区的生态保护和治理取得了一些成效,但任建华认为,生态恢复的进展与预期还有差距。

  “三河源区的生态建设不可能一跃而就,它是一项系统性工程,需要以长远眼光,久久为功,一步步推进。”

  换脑筋,谋保护发展共赢

  生态好不好,关键在人。

  在祁连县小学高年级和初高中,每个月都有兼职教师在课堂上讲授生态文明课程。生态文明,已被列为全县中小学的必修课。

  由于之前自主开发的地方课程教材《神奇的祁连山》数据有些变动,祁连县去年编制并启用临时过度读本——一本蓝色封面的薄薄小册子,为学生普及自然资源等祁连县情,以及生态文明基本概念和知识。

  “除了开设环保课堂,我们还通过小手拉大手等活动,让学生影响家庭,带动全民环保意识的提升。”祁连县教育局局长王毅庆说。

  让生态文明理念变成自觉行动,推动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型,绝非一日之功。在祁连采访了解到,无论是草原禁牧、退耕还林,还是矿山整治,推行起来都曾遭遇一定阻力。

  “刚开始实施万亩造林有一定难度,老百姓原来主要守着耕地靠天吃饭,让他们不种田了,猛的一下子改变几代人流传下来的生产生活方式,一些人接受不了。”祁连县林场副场长张文成回忆说。

  国家退耕还林补助政策的到位,加上改行从事餐饮、旅游等第三产业后收入上升,当地群众自己算算账,发现不仅收入不吃亏,而且生活更好了。“短短几年,当地老百姓感受到实际好处,观念基本都转变过来了,对生态修复和生态保护比较认可、比较支持。”

  祁连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局长马明继则给记者算了一笔细账:2016年,祁连实现旅游综合收入4.88亿元,与2010年相比增长了7倍;作为传统支柱产业,该县畜牧业去年总产值为6.15亿元。

  “如果继续把生态环境整治好,我们的旅游收入将会超过农牧业。游客来祁连看什么?主要是自然风景。所以说,生态环境好了,就是金山银山。”

  祁连县委书记韩向晖以矿山整治问题举例说,关停并转矿山企业,从眼前看是损失了一些经济利益,但从算好绿色账、走好绿色路的长远角度来看,“我们将会走得更好,走得更远”。

  “思路决定出路,理念决定行为。”韩向晖说,祁连下一步要继续牢固树立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理念,将其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,努力走出一条具有自己特色的生态保护和生产发展共赢新路。

  行走祁连,听到不少有关卓尔山、牛心山等当地景点的神话传说,反映出当地人自古以来认为山水有灵的朴素观念。

  “回过头来看,人不是高于一切的,人在自然界里仅仅是个元素。”祁连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局局长马明继认为,在生态文明问题上,要把自然环境置于“比人更高的一个档次”。

  尊重自然,顺应自然,保护自然。

  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。

  是为大道。

相关新闻↓
    [ 返回首页 ] [ 打印 ] [ 进入青新论坛 ] [ 关闭窗口 ]
   
友情链接→ 青海新闻网 |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| 新华网青海频道 | 海北新闻网 | 海北州人民政府网 | 祁连县人民政府网 | 祁连旅游文化网 | 门源新闻网 | 海晏新闻网 | 刚察新闻网 |
主办:中共祁连县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:青海省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
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